為追求極致畫質的永不放棄精神

為追求極致畫質的永不放棄精神

「終極代表作」:Panasonic ZT60

字母「Z」是字母表中的最後一個字母,引申有「極致」或「最高」的涵義。Panasonic 在 2013 年推出的 ZT60 電漿電視其系列名稱之所以有此尊貴的字母,係因其採用最高等級的畫質與設計。因此,它才能在全球各地的市場佳評如潮。

在今天的專訪中,我們訪問了讓所開發的 ZT60 達到「極致畫質」的工程師。

為追求極致畫質的永不放棄精神

ZT60 系列的名稱中有「Z」,代表「極致」或「最高」的意思。你們能說一下對將它命名為「Z」的感覺嗎?

Kitano: ZT60 是 Panasonic 工程師長久以來在開發畫質方面的智慧結晶。它所代表的就是「極致畫質」。換句話說,它是 Panasonic 長久以來透過尖端技術追求最佳電視畫質的巔峰代表作。雖然 2012 年的 VT50 系列機種已在業界獲得好評,但我們決定從零打造更好的產品。這表示我們需要回到基本,重新思考產品背後的概念。一開始,我們先定義了「極致畫質」的真正意義。結果是重新確認了三大重點。

- 暗部重現
- 色彩重現
- 漸層

這三點可說是電視一切畫質元素的必備基礎。當然,我們過去的機種也是以這三點為目標。不過,我們決定要重新審視這三點並改良所有可能的地方,讓整體畫質獲得最佳平衡。這就是我們的使命。

lm_5_5_lc_03_131227

原來如此。你們長年以「 最高品質」為目標,但 2013 年又設定了更高的目標。為了達到該目標,你們進行了徹底的重組。對嗎?

Sugano: 是的,當你開發最高階的電視機種時,一定會受到影音產品評論家和相關專業編輯人對每個細節毫不留情的檢視,這些人都曉得豐富的技術,並對品質具有犀利的眼光。一般人通常不會注意到的地方都會被拿出來仔細檢視和評估,所以我們一定要極為謹慎。但除了這點之外,我們這些從事製造的工程師本身也具有強烈而單純的企圖心,只想要提供最高畫質給使用者。

在新推出的 ZT60 中,我們達到了連專家都會滿意的完美度。我們相信 ZT60 將會獲得影音產品評論家與相關專業編輯人,以及有強烈意願使用新產品的「早期採用者」等人的高度評價。另一方面,一般使用者也一定會對我們達到的驚人畫質程度感到驚艷。

lm_5_5_lc_04_131227

你們實際上有沒有必須面對什麼樣的問題或壓力?

Sugano: 要設定目標來超越最高水準的畫質是件很困難的事。光是判斷如何才能做出最高畫質,我們就付出比預期還久的時間。

此外,在我們這個產業,大家都在努力做出比前一年好的產品。我們的競爭對手當然也是全力以赴。我們必須努力提升,超越前一年的最佳成果。如果不這樣的話,就有可能被其他品牌追上,甚至超越。那樣的壓力經常跟著我們。

lm_5_5_lc_07_131227

你們說要設定目標是件很困難的事。你們對於追求畫質是否有一些特定的目標價值?

Sugano: 我們審視了 Panasonic 在 2007 到 2012 年間推出的所有旗艦機種。這每個機種都是透過各種技術,例如使用各種面板和 3D 螢光材料來達到高畫質。我們的策略是審視這些技術, 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超越所有這些技術。

在稍早提到的三大要點部分,我們也有目標價值。在暗部重現部分,Pioneer KURO 系列很強大。在色彩重現部分,Panasonic 在 3DTV 出現前就開發出來的螢光材料表現不凡。而在漸層部分,同樣也是由 Panasonic 所開發的雙掃描驅動表現不錯。在每個案例中,我們將這每個最高階機種的精華濃縮在一起,成為超越所有這些機種的 ZT60。

lm_5_5_lc_10_131227

你們在以最佳畫質為目標時,有沒有特別想要達到最佳畫質的內容?

Sugano: 有,那就是電影。我們在電視上觀看了大量電影,以確保電視日漸符合「極致」畫質的目標。為了達到細膩的暗部重現,我們使用了有很多暗色場景的電影。為了開發漸層,我們使用了以許多場景來近拍人臉和高深度物體的電影。在產品原型達到高完成度的階段,為了檢查整體成像,我們使用了某部動畫片中的魚缸場景。這麼做是為了檢查亮度、深入和清晰度。結果這個場景成了檢查三大要點(暗部重現、色彩重現、漸層)和 AGL 效能的重要場景。

Kitano:
動畫片雖然常被視為是給小孩看的東西,但拿來檢查畫質卻很理想。這是因為高品質的動畫會在陰影處進行華麗的細緻呈現。開發團隊一再重複檢查了這些動畫場景來進行評估。

這項畫質檢查工作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自 2012 年 4 月就一直盯著檢驗場景直到 2013 年 2 月,也就是國際消費電子展剛舉行完不久。同時,我們也將漸層效果與其他品牌的機種比較,看看在暗部重現、色彩重現和漸層所有這三大重點上,誰的表現比較優。

lm_5_5_lc_13_131227

你們可以談談自己為了改善成像效果而付出的任何心力嗎?

Takeda: 我是負責「暗部重現」部分,所以我所有心力都是放在改善這個領域。例如,在電漿電視中,我們是使用電子束放電來打亮面板上的個別畫素(類似於螢光材料)。不過在暗色場景中,光線過多會干擾暗色場景的重現,使畫面品質變差。透過參考過去機種是利用什麼樣的放電方法來避免電子束產生不必要的光,我們徹底消除了所有多餘的電子束。此外,透過變更面板內每條水平線的放電量,我們降低了整個螢幕的暗部亮度。

此外,為了達到與雙重掃描驅動相同甚至更高的漸層效果,我們努力增加了子場數目*,子場數目是提升電漿顯示器面板畫質最重要的元素。因為子場數目佔有如此重要的角色,我們必須在開發工作的最早階段就決定好大約的子場數目。這是因為距離限期的天數有限、時程很緊,工程師要在期限達到目標有困難。

 

為了增加子場數目,我們必須重新建構已針對達到穩定放電來最佳化的驅動波形,以便縮短處理時間。同樣地,我們又徹底審視了放電與驅動波形,而在和電路設計人員等相關部門一再討論後,我們推出新的驅動波形,最後成功增加了子場數目。

* 關於子場:
要建立電視畫面,每秒需要產生 60 個影格。就電漿電視而言,為了呈現每個影格的漸層(亮度),光點的開關時間必須切割得更精細。這段時間切割的維持時間就稱為子場。子場數目越多,光點的開關控制就越精細,而漸層就越細緻。

Kitano:
在 ZT60 中,我們其實在方法上做了大幅變更。我們試著從零開發 ZT60,將思考出發點降到零的位置,而不只是運用現有知識。我們也將內部合作的方式,改成跨越傳統的團隊界限。我想,這就是我們能夠成功完成這項專案的原因。在我之前參與開發的所有機種中,我們非常目標導向,但在 ZT60 中,我們是採用更高的作業水準。這個機種不僅是過往電漿電視開發成果的智慧結晶,更是將 Panasonic 血液中追求最高畫質的性格發揮到極致的代表作。

Sugano: 優美呈現紅色色彩的程度也是其中一個開發議題。人眼對紅色非常敏銳,如果可以優美呈現紅色,則電視畫面的整體漸層效果將非常生動。這對於改善漸層效果來說,是絕對很重要的元素。因此,一直到開始大量生產前,我們都在努力改善這點。

 

lm_5_5_lc_17_131227

能不能再多講一點關於你們團隊跨一般部門界限來合作的方式?

Kitano: 分散在門真和茨城縣的 ZT60 開發成員幾乎每星期都舉行視訊會議來分享及探討各項議題。我們全都能自由表達意見,而且全都很熱切發言。

Taniguchi :
在 AGL 方法的推動上,團隊合作也佔很重要的地位。分散於日本四個地方(門真、茨城縣、尼崎和宇都宮)的成員每星期都會一起進行電話會議。在這些會議上,每個人在各自所負責領域中遇到的問題皆會逐一受到討論解決。工廠中的生產部門也會參與討論,討論氣氛通常十分熱烈。

這每個基地的成員也都會一起到工廠進行實地檢驗。雖然在電話會議中討論很有用,但最後的檢驗工作是大家一起到工廠中實地觀察生產線來進行。我認為這是達到目標最快速的方式。這樣的過程讓我們的團隊合作效果更高。

我發現,ZT60 的開發與生產人員全都鬥志旺盛,所有人抱持的態度都是覺得 ZT60 將成為很特別的機種,所以應該要全力以赴。正是這種心態,讓我們用嚴格的標準互相合作。

lm_5_5_lc_20_131227

進行如此密切的合作時,有沒有出現過任何衝突?

Kitano: 大家都抱持同樣的心態,那就是要做出極為優秀的成品。此外,如果太擔心造成衝突,就永遠無法突破現狀來達到更高的境界。

我們即使遇到非常大的難題,也從未放棄,因為我們全都知道除非解決難題,否則無法達到極致畫質;正是這樣的態度,讓我們特別努力。我們體認到,光是依循我們過去相同的開發方式,是無法解決這些難題的。由於整個團隊都共有富挑戰性的相同目標,我們才能緊密團結,將工作做好。

lm_5_5_lc_23_131227

你們能否說明一下讓極致畫質得以成真的 AGL 方法?

Taniguchi: 自 2009 年起,Panasonic 的旗艦電視機種就採用廣受好評的「單片玻璃」設計。但也有人表達說,正面玻璃面板可能會影響畫質。

安裝於顯示器正面的玻璃面板,會在玻璃與面板之間產生一道不必要的空氣層。這道空氣層可能會導致雙重影像和其他問題。在去年的 VT50 機種和再之前的機種中,我們是使用濾鏡等技術來解決這道空氣層所產生的問題。

當我們再次審視所有相關技術時,我們決定將重點放在簡單但卻最基本的目標,也就是消除雙重影像。為了追求極致畫質,我們必須考慮移除顯示器面板與玻璃面板之間那道不必要的空氣層。不過,要實際消除這道空氣層是極為困難的事。因此,我們選擇採用 AGL 方法。一開始,我們絞盡腦汁要想出如何將這道空氣層化為零,以及如何在達到零空氣層後實現最佳畫質。AGL 是 Air Gap Less 的縮寫,意思是更少空氣層,而「AGL 方法」是我們在開始進行開發工作時自創的名稱。這個方法所使用的技術通常稱為直接黏合。

Masuda:
這是我們第一次嘗試對大螢幕電視使用 AGL 方法。要使用此方法很不容易。毫無疑問地,我們的目標是要能用在大量生產。因此,有成員就表達了擔憂,像是使用 AGL 方法是否能達到所需的產率,以及是否能讓我們維持盈利。我參與了開發實際方法的工作。一開始,連開發團隊的大部分成員都不太看好此方法。讓我們改變想法的,一樣還是團隊合作。例如,在過去通常是彼此分頭作業的硬體部門和軟體部門,這次是透過彼此密切合作的方式來開發 ZT60。我相信,就是這種密切合作的方式讓我們信心大增,並得以克服各種難關。

Taniguchi: 其實,AGL 方法的開發早在 ZT60 專案前就開始了。我們在接近 2009 年年底時就開始研究和開發 AGL 方法,做為加強設計並改善畫質的可能方式。

那時候,我們想要盡快成功開發這項技術,以便立即運用在新開發的電視機種中。不過,要將玻璃和僵硬的面板黏合在一起卻不產生空氣層是件極為困難的事,我們一再經歷失敗,就是無法成功開發此方法。我們不斷嘗試,進行無數次實驗。在成功以前,我們為了黏合材料的開發,開發了超過 20 種材料,並黏合超過 1,000 個失敗的面板。

過了幾年後,我們看出 AGL 方法的商業應用潛力。那正好是 ZT60 開發工作開始的時候。多年來,我們一直經歷試驗又失敗的過程,卻不知道失敗的原因是什麼。但一當發現原因,我們就相信此方法可以應用到大量生產上。我們對於能夠將這項新技術融入到實際產品中,感到無比振奮。

lm_5_5_lc_27_131227

那麼當初造成那些失敗的原因是什麼?

Taniguchi: 原因很簡單,就是氣泡。問題是氣泡引起的。黏合的玻璃與面板之間產生了氣泡。要找出方法來消除這些氣泡並不容易。

例如,想想在智慧型手機的 LCD 螢幕上貼上透明保護膜,但不要讓螢幕與保護膜之間產生氣泡。如果你試過這麼做,就知道要將 65 吋固態玻璃黏合到面板,卻不要讓這兩者之間出現任何氣泡有多困難。

即使黏合時乾淨無氣泡,黏合後不久表面上仍會出現氣泡。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它從開發活動開始進行時就困擾著我們,直到我們成功達到商品化的前不久才解決。當我們發現氣泡的原因並想出解決這個問題的方式時,我們所有的擔心和焦慮就突然一掃而光。那種感覺真好。

大面板尺寸造成了哪些難題?

Masuda: 第一個難題是,要架設設備來做穩定生產很困難。大型面板很容易彎曲,造成黏合困難。當面板像智慧型手機的 LCD 螢幕那樣小時,小幅彎曲並不會造成太大問題,但當面板有 65 吋那麼大時,即使只有小幅彎曲也會成為大問題。

Taniguchi: 在進行檢測時,我們是從大約 A4 紙張大小的顯示器面板和玻璃面板開始,接著再逐漸增加尺寸。當尺寸超過 40 吋時,要達到零氣泡的目標就變得越來越困難。

由於我們並沒有足夠的實驗設施與大尺寸玻璃板,我們找上日本一家專門加工玻璃的工廠來合作。這是那家工廠第一次處理與電子模組整合的玻璃板,所以我相信,要實現我們的要求並不容易。那家玻璃加工公司尊重我們「創造極致畫質」的目標,在開發期間很積極地與我們配合。

我經常從我們位於門真的開發基地前往那家工廠。在開發工作的最後階段,我那年大概有 80 到 90 天都是待在那家工廠。然後,我們長久以來一心想望的目標就真的成真了。我們能夠黏合顯示器面板與玻璃面板,而不會在這兩者之間產生任何氣泡,而黏合之後也不會出現氣泡。當時真是令人振奮。

Masuda: ZT60 的設計概念是「單片玻璃」。要實現這個概念,需要極精準的製造技術,以及將顯示器面板與玻璃面板精準黏合的技術。我們在進行細部完結工作時,必須非常小心不要刮到任何邊角。

Taniguchi:
ZT60 的生產方法與過去的電漿電視完全不同。面對 ZT60,我們做了過去因怕有風險而不會做的事。但我們決心要達成目標,絕不放棄。

lm_5_5_lc_32_131227

在畫質方面,你們遇過最困難的挑戰是什麼?

Sugano: 我們於 2013 年國際消費電子展和別家廠商一起展示我們的新機種電視時,電視的畫質很接近我們的目標,但我覺得我們還需要再努力做最後調整。我們覺得如此有壓力,是因為我們督促自己要明顯超過目標。

Takeda: 那些日子我們的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Masuda: 就在我們準備好要開始大量生產時,我們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要如何將委外公司所黏合好的面板毫髮無傷地運送到 Panasonic 位在大阪的工廠。當我們實際運送黏合好的面板做為測試時,的確發生了問題。幸好我們在一週內就解決了問題,但仍然覺得千鈞一髮。

Taniguchi: 黏合好的面板組十分精密,而我們在過去開發傳統電視時,從未遇過像這樣的問題。

lm_5_5_lc_35_131227

聽說 Masuda 先生任職於 Panasonic 工作前,是任職於同業另一家公司。您開始在 Panasonic 工作後,對這裡的印象如何?

Masuda: 我的印象是 Panasonic 工程師能力很強,而且公司擁有極為深厚的製造知識。由於 Panasonic 是一家大企業,所以一旦它決定要進行某個專案,就會投入大量資金,並徹底完成專案。我也感受到大家對於製造電視的高度熱忱。

另一方面,由於公司規模很大,我感到各組織之間有道無形的牆。不過就 ZT60 的開發而言,所有成員,包括來自協力廠商的成員在內,都共同密切合作來實現極致畫質。ZT60 之所以能成功完成並商品化,要歸功於良好的團隊合作。

我可以想像,Panasonic 未來將繼續努力不懈地追求極致畫質。 你們可以談談自己的憧憬嗎?
lm_5_5_lc_43_131227

Taniguchi: 我們在開發 ZT60 時採取了不同的策略。面對挑戰時,即使大多數人都覺得難以克服,我們還是要努力克服。我希望能在未來的製造過程中,將我們最近的開發經驗發揚光大。

Masuda:
我們成功克服了某些巨大的障礙,但我希望未來能根據這次的成果與經驗,朝向更高的目標邁進。我希望下次開發產品時,能夠透過讓團隊之間進行更棒的合作,並鼓勵成員秉持克服挑戰的精神,來達到優異的成績。

lm_5_5_lc_43_131227

Takeda: 我認為團隊成員間的即時合作,是克服困難的關鍵。我希望能在未來的開發與製造過程中,繼續追求我們的理想和 Panasonic 的目標。

Sugano: 我同意,與其他部門的成員密切溝通,是我們能夠成功的主要因素。所有成員,其實是包括面板開發部、硬體部、畫質部和軟體部在內的眾多成員,都很盡心盡力完成自己的責任。我相信我們成員的態度,是我們所具有的優勢。

lm_5_5_lc_44_131227

Kitano: 我認為 ZT60 的開發是我們對「極致畫質」的答案。我認為我們可以將開發 ZT60 時所用的問題解決方法,運用在創造新的 LCD 電視和其他產品上。

隨著 4KTV 日受歡迎,高畫質的潛力預期將會增加。我們可以將在 ZT60 開發工作中建立的各項畫質改善技術,運用到未來 4KTV 的創造過程中。我們將會持續追求極致畫質。請期待 Panasonic 未來推出的新電視。

你們已讓我們大家相信,Panasonic 將永不停止追求最高水準的畫質。 感謝你們今天撥冗接受採訪。
lm_5_5_lc_44_131227
Nobuhiro Kitano

Nobuhiro Kitano
單位負責人、電氣設計硬體工程師

於 1991 年進入 Panasonic,為日本市場設計及開發 CRT 電視。
1995 年至 2004 年間為海外市場開發 CRT 電視。
自 2004 年之後,主要為歐洲市場開發電漿電視。

您想用極致畫質觀賞什麼樣的內容?
我喜歡攝影和旅遊。因此我想要在 ZT60 上觀賞關於世界遺跡的遊記與紀錄片。我也希望大家觀賞他們在旅途中所造訪的難忘、壯麗景緻與地方,以感受 ZT60 的優美畫質帶來的感動。

Takashi Sugano

Takashi Sugano
電氣設計、設定畫質設計硬體工程師

於 1992 年進入 Panasonic,並完全專注在電視開發領域。
2006 年至 2013 年間為北美市場進行電漿電視的商品化。
自 2000 年之後,主要為北美與其他市場進行畫質的提升,並因其成就獲得許多殊榮。這些殊榮包括像是 Panasonic 的第一張 THX 認證、採用了廣色域面板的重新灌錄功能、獲得 ISFccc 認證,以及將 Panasonic 的第一款 3DTV 引進市場。

您想用極致畫質觀賞什麼樣的內容?
我會悠閒地和家人一起觀賞我的小朋友在學校運動會上的影片和相片。在電腦上觀賞時,畫面並不那麼清晰,所以用具有優異色彩重現能力的 ZT60 觀賞應該會很棒。我的小朋友如果看到大螢幕電視以清晰細膩的畫面播放他在運動會中賽跑,一定會很興奮。(笑聲)

Akira Taniguchi

Akira Taniguchi
機制設計、AGL 方法硬體工程師

在醫療器材業擔任工程師後,於 2007 年進入 Panasonic,並完全專注在機制的基礎開發。
主要參與新技術的開發,像是使 Z60 得以成真的 AGL 製程
目前參與進行開發活動,同時探尋新一代電視的發展方向。

您想用極致畫質觀賞什麼樣的內容?
我喜歡音樂,所以我想要在 ZT60 上觀賞歌劇和音樂劇。ZT60 的高畫質和優異設計,將讓我感覺自己彷彿就在大型音樂廳觀賞舞台上的表演一樣。

Kosuke Masuda

Kosuke Masuda
面板、玻璃黏合 (AGL) 製程開發硬體工程師

於 1997 年進入 Pioneer,並於 2008 年進入 Panasonic。
先前曾參與 KURO 的開發。
完全專注在電漿材料與製程領域。在 Panasonic,他一開始是負責開發薄膜黏合製程。在 ZT60 專案,則是負責開發 AGL 製程。

您想用極致畫質觀賞什麼樣的內容?
我喜歡滑雪,所以我想看我錄下的一些滑雪影片。我相信,ZT60 一定能重現雪花飛濺到天空中的逼真場景。

Minoru Takeda

Minoru Takeda
面板、面板驅動硬體工程師

於 1999 年進入 Panasonic,並完全專注在電漿電視驅動技術。
專注在達到下列目標的開發:最大程度的效能(降低暗部亮度、增加漸層、提高亮度、降低功耗)、改善畫質(提高顯示器品質、提高工廠生產品質),以及降低成本。

您想用極致畫質觀賞什麼樣的內容?
聽起來可能很老套,但我想享受 ZT60 以超越一般電視漸層的程度,呈現暗色電影場景所有微小細節的出色能力。我希望大家能在 ZT60 上重新體驗自己最喜愛的珍藏影片。效果會變得很不一樣。